• 想了好久,终于想起来密码了。这个博客里的好友链接,

    接近百分之八十的都失效了。我上一篇日志是09年7月

    写的,哎呀,一不小心都过了这么久了。

    我头发好长了,再也不是蘑菇头了!

    不过,我还是那个小蘑菇,一点都没有长高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

     

       今年3月的时候,我去了一次深圳。

     

       黎明时候,太阳升起,这个温暖的南国城市变得饱满清翠,

       满眼都是高大的榕树和紫红的三角梅。

     

       火车到站时,我还穿着大妈款式的花毛衣。拎着行李穿过热

       闹的早点排档,坐车到南山。早晨8点,我在一个城中村

       的小理发店里洗了头,在榕树下看幼儿园的小朋友做早操,

       后我发现了大王庙。

     

       我从前没有见过这样的庙。它既不是寺,也不是观。庙里供奉

       的是南海之神祝融,侧殿还供着祀天后和土地。这是与海相关

       的庙,我是一个山民,对海一直很憧憬。洗净手,虔诚的烧香,

       磕头,虽然我没什么所求。

     

       出了庙,烈日当空,我脱下毛衣,去侨城西路。

  •    

       暴风雨

     

       我离开上海的那天,正好是暴风雨天气,我在昏暗的房间里打包行李,心情和天气押韵。

       傍晚的时候,朋友来接我,我们一起坐3号线去火车站。

       以前常常在晚上坐3号线,去育音堂看现场,去儿童博物馆看展,去大妈果子家玩。

       这次是坐3号线离开。

       和朋友告别后,我独自进站。一进候车厅,眼泪就哗哗往下掉,真是伤心死了!

       我还没离开上海呢,就开始想念大家了,我所有亲切可爱的同学们朋友们同事们,

       鲁迅公园200多只大野猫们,公园里跳舞唱歌的老头老太太们。我一边哭一边检票

       上车,放好行李,我洗了脸,爬到上铺,睡着了。

       谢谢送我离开的朋友,谢谢给我发信息的朋友,谢谢和我告别的朋友!

       谢谢大家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 BIG妈咪

     

         大妈你是好人,谢谢你收留我那么些天!我再也不说你变得很娘,其实你很MAN啦!

     

       圆茄子

     

       我在菜场看到圆茄子,圆滚滚的,圆得非常自然,我长这么大,第一次到北方,

       一次看到圆茄子,高兴极了,心想这里果然是北方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 透纳

     

       我去中国美术馆看透纳了。

       中国美术馆像个大庙,一点也不像美术馆,这挺让人难过的。

       透纳的画真好看,他画了那么多天空和湖泊,海洋和帆船,我喜欢他那些柔软

       纤细的水彩,你能感觉到,他真的热爱他所生活的那个自然界。

     

       簋街

       这个字我不认识,今天才知道,它念做“guǐ”。我在这里吃到了正宗重庆孔亮

       火锅,味道很地道,用四川话讲,真是巴适惨了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AB

     

       早起,没有吃早饭,倒了两次车,路上花了2小时,去体检。原来我是AB型血啊!

       学院南路的树很高很绿,我喜欢北京的大槐树,它们都在呼吸,是生活里的树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  我从小就爱烧香,进寺院,上道观,第一件事就是烧香磕头拜菩萨,

    祈求世界和平。我觉得诺贝尔和平奖不应该颁给鸠摩智,而应该颁给我

    这样善良淳朴的好姑娘。

        烧完香我就看菩萨,看罗汉,看千手观音三世佛,看金刚天王。佛教

    的神大多都很美丽,慈悲庄严,中国古代雕塑创作的很大一部分,就是这

    些生动的宗教雕塑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无端的觉得,将来长大后在某个

    山青水秀的地方,每日雕塑这些佛像,实在是一项安静又神圣的工作。

        多年后我成长为一个平庸的美术设计民工,每次去寺院的时候,还是会

    想起小时候的梦。在雍和宫里看到那些瑰丽绝伦的佛像时一边惊叹一边偷偷

    落泪。同时又俗气的想,如果我雕塑很厉害,那么我zbrush也会很厉害了,

    那我就可以赚很多银子,就可以过骄奢淫逸的生活了。

         所以他们不发诺贝尔和平奖给我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•